top
請輸入關鍵字
OA
陌生的“我”
2019-08-18
  “啊!這是誰?”

靜謐的夜晚被一陣驚呼聲劃破。洗手池前一名中年男子瞪大了眼睛望著鏡子,今天鏡中的自己竟然如此陌生,眼睛、鼻子、嘴巴都還在,但卻分明是另一個人——一個陌生人。是自己在不知不覺中被人換了臉?還是機緣巧合與某某靈魂交換了?


您可能以為上述情節只出現在科幻電影中,殊不知這是真真正正在現實中發生過的醫學案例。上世紀60年代,醫生BensonGreenberg就曾描述過類似病人,一名患者在一次一氧化碳中毒后失明了,幸運的是他的視力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內逐漸恢復到接近正常,恢復后的他能夠看到3毫米的細小物體,能夠從一張紙上準確地撿起細線。但奇怪的是他不能識別自己剛剛寫下的字母或數字,不能分辨出家人的面孔,甚至不能認出鏡子中的自己。這種奇怪的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為什么視力恢復如常卻分辨不出身邊最熟悉的物和人呢?

看到并認出眼前的事物,這是每個人每時每刻都在經歷的事情,這個過程看似輕松無比,但其實這是一個復雜的過程。首先我們通過眼睛捕捉到眼前物體的外觀信息,經過視覺通路傳入信息接收站——枕葉視皮層,這時我們的大腦便得知眼前的物體的大小、形狀、顏色、質地等初級且零散的信息。但這些信息對于準確識別出眼前的物體還是遠遠不夠的,所以接下來的這一步至關重要。信號接收站會迅速通過錯綜復雜的神經纖維將接到的信號傳達給大腦深部的信號加工站——邊緣系統。邊緣系統與學習、記憶、情感等方面都息息相關,它會將接到的信號進一步分析、整合,并對其產生情感聯想,來分辨所見究竟是何物,并判斷出是否是之前所熟悉的。上述過程在醫學上稱之為視-邊緣聯系,即視聯合皮質-下縱束-海馬通路。“望梅止渴”這一成語就很好的詮釋了上述生理過程,即見過或吃過梅子的人再次見到梅子,即使不吃,也會口中泛出酸水,而從未見過梅子的人因為邊緣系統未儲存相關記憶,故不會有這種反應。如果一個人見過梅子,但他的信號接收站(視皮層)與信號加工站(邊緣系統)之間聯系纖維受損,視覺信號傳遞不暢或受阻,加工站就不能分析和整合信息,他同樣也不能辨認出眼前的梅子,不會有口泛酸水的這種反應,這在醫學上便稱為視覺失認。

了解上面這一生理過程,篇首的奇怪病例也就不足為奇了。該患者就是患了視覺失認癥,作為信號接收站的“枕葉視皮層”與信號加工站“邊緣系統”的聯系纖維受損,在看東西時他的大腦只完成了信號接收,而無法完成信號分析整合,所以這類病人可以輕松描述出物體的大小、形狀、顏色、質地,但卻不知這究竟是什么東西;能從鏡中看到自己的眼睛、鼻子、嘴巴,但卻覺得很陌生。

其實視覺失認只是失認癥的一種,失認癥還包括聽覺失認、觸覺失認、體象障礙等,其臨床表現也多種多樣,如聽覺失認的患者聽力正常但卻不能辨認手機鈴聲、動物叫聲、鋼琴聲等,觸覺失認患者在閉眼后不能通過觸摸辨別牙刷、筷子、鑰匙這些日常用品。這些癥狀都是因為大腦的某些傳導纖維受損,使感受站接收到的信號不能順利地得到加工站的深入分析、整合,從而造成各類型失認癥。


目前醫學發現,導致失認癥的原因很多,最常見的是腦血管病,其次亦可見于外傷、各種理化因素,如一氧化碳中毒等。部分患者通過規范的診療之后癥狀是可以改善的。

所以,如果您或您身邊的人有類似的失認癥狀,一定要重視起來,這是大腦發出的警報,極有可能是顱內病變的表現,需要立即到附近醫院神經科接受進一步檢查,進行規范診療。這不但可在一定程度上避免病情進一步惡化,還可提高治愈率,改善患者今后的生活質量。

                                                                                                                                                                      中關村醫院神經內科 李皓

凤凰彩票|app下载